菜单导航

杨东志《麦囤赶考》

作者: 凉城凉忆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25日 09:35:49

麦囤是古城鹿邑城南人,家中颇有资产,据说家人出门到走上七天,都可以看见自己家的“地盘”。

麦囤不笨,但是并不聪慧。说白了,就是他根本不是“读书”的料。

麦囤的爷爷和父亲虽然“家大业大”,但却苦于没有“官府”背景,经常受人欺负。

麦囤出生后,他的爷爷和父亲便决计让他读书识字,以图日后能够弄个一官半职,给家里“撑撑门事”。所以,麦囤刚刚四岁,就被“望子成龙”心切父亲的父亲送到了一家私塾读书。而且在他十六岁时,就为他花钱“捐”了一个“生员”,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秀才”。

可是,麦囤不谙“读书”之道。他常常是正在背诵《大学》,突然就不知不觉地加入了《论语》的内容。为此,他没有少挨私塾先生的戒尺。

只到麦囤年逾“不惑”,他的父亲方才不得已又花钱“疏通关节”,并帮他“说通”先生,让先生准许他去参加“乡试”。

所谓“乡试”,清代定为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包括京城)举行,凡本省生员与监生、荫生、官生、贡生,经科考、岁科、录遗合格者,均可应试。逢子、午、卯、酉年为正科,遇庆典加科为“恩科”,考期亦在八月。各省主考官均由皇帝钦派。中式称为“举人”,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称为“亚元”,第三、四、五名称为“经魁”,第六名称为“亚魁”。中试之举人原则上即获得了选官的资格。凡中式者均可参加次年在京师举行的会试。

考场上,麦囤望着发下来的试卷,一脸茫然。因为他没有学会类似的文章写法,故而只有百无聊赖地等待下卷。等着等着,他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朦胧中,麦囤看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慢慢向他走了过来。

“人家都在答卷,你怎么坐在这儿睡觉?”老人问。

“我不会做。”麦囤答。

“那我替你做吧?”老人说着,便伸手拿过毛笔。

麦囤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老人在自己的试卷上一阵猛涂,根本不是在“写”。他气愤地大喊一声:“你……”接着便惊醒了。

下场时,麦囤只好无可奈何地将这张被老人“涂”过的试卷交了上去。

第二场考试开始,张生一看试卷,依然不会做。于是他又晕晕乎乎地睡着了。睡梦中,他又看见了那位须发皆白的老人。

老人又是一阵乱涂。

麦囤又是一气惊醒。

第三场考试,依然如故……

考试结束后,麦囤本应立马回家。但是,他为了等着一同前来参加“乡试”的同乡同窗一起回归,只好耐心地等待着“发榜”。

发榜之日,麦囤被同窗好友死拉硬拽,方才同意与他们一起去看榜文。这一看,麦囤大吃一惊——自己的名字竟赫然列于榜首。“我中了?”麦囤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家中,麦囤与家人说及考场经历,众人皆惊奇不已。

麦囤的爷爷慢条斯理地问道:“那梦中的老人叫什么名字?你问过吗?”

“问过。”麦囤略有所思之后,回答说,“他说……他说……他叫酇义观。”

麦囤的爷爷皱了皱眉头,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麦囤的爷爷突然一拍大腿:“噢……酇义观……我明白了……是他……报恩来了。”

原来,几十年前,麦囤的太爷——也就是麦囤爷爷的父亲去世时,派人前往墓地打墓坑。挖着挖着,打墓人发现地下有一架白骨。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在若干年前曾经埋过一个死人。于是,打墓人便问麦囤的爷爷:“咋办?”

“我们不能把棺木压在人家的身上。这样吧……咱把墓坑……往左边错一棺材。”

许是这“酇义观”(错一棺)地下有灵,到了关键时刻帮了麦囤一把,让他“蟾宫折桂”,“金榜题名”。

后来,麦囤还真的做了一任邻县的“知县”。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堂屋这个词语,好多农村的人应该听过,但是这个堂屋不是指自己家的堂屋(也就是现在说的客厅),而是指大院子大家公用的堂屋。现在想一下以前我们老家大
建议,第二条——2.走夜路时千万别念经,因为鬼会以为你在诅咒它,可以想想令你愤怒的事,例如日本某人否认历史,使自己愤怒(别发怒) 3.路过墓地,医院,殡仪馆时,跟上面一样
96年三马仔(我们这边对拉客的三轮车的称呼,不知道外边怎么叫)还是很少的,全县城不超过10辆。 那晚上有位女客人在大榕树下(农业局这棵)拦了一部三马仔要出城,要去的地方
前几年的时候我对象跟我说,她同事被鬼上身了。 我好奇的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回家祭祖回来就开始变了一个人,像个小孩子又哭又笑,刚刚打电话给我对象说她是玉皇大帝王母娘
那年我去嫂子家看侄子坐电梯,可坐着坐着就到了八楼,那时就看到了一个身穿红色棉袄的一个老奶奶,她面色发白,可我一看我明明摁的是五楼呀!我一下子关了电梯门,幸运的是
应该是心理作怪吧,人遇到一定程度的繁琐事,或者累一般都是有错觉,我心情非常糟糕的时候经常觉得旁边人的心情跟着糟糕,但是一旦聊开了就觉得多虑了,觉得不和谐找点话题
我是狗蛋,自从拆迁后,我们家就搬到了离市区近的一个楼房里,因为价格比较低廉,房子又大,我妈妈满心欢喜。 没多久我就去上大学了,也很少在家里住。后来毕业前夕,接到妈
2018年,我朋友发生了一件怪事,事情是这样的,我那位朋友和我上的是同一所大学,但是不同系,偶尔会见面或者出去玩,关系还不错,她有一次回家返校时,坐车看见有一只狗被车
我是个特别喜欢跟别人唠嗑灵异事件的人,刚刚我看到别人的一篇灵异事件的文章,就类似于生魂在哭泣,不过别人写的是人死后的灵魂,我也想起了以前同事给我讲过的一个生魂在
1978年的时候,爷爷40岁,当值虎背熊腰,年轻力壮。他向来是负责队里的粮食供给派发以及人员工作的安排,因为他做事情光明磊落,为人亲和,所以也就比较服众,大家都很敬重他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是民间流传已久的一句“箴言”!中医解释眼皮跳是“胞轮振跳”算是一种没什么大碍的疾病,但实际上这句民间“箴言”能够流传这么多年,其中自然有其道理
2016年八月份,我小姨在郊区买了一套新房但是还没装修,到了十月份那间新房才开始装修。 我小姨怕工人偷工减料就带着我三岁的侄女去监工,但是我侄女一进那个房子就哭,让众人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