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迪奥的世界

作者: 决情断爱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00:23:36

一辆豪华的阿尔法?罗密欧轿车在上海外滩一条醒目的大街上停了下来,司机迅速下车,快步走到汽车后座,打开车门。

从轿车里走下来的男人,比他的名牌轿车更引人注目:他三十多岁,身材高大,面容英俊而硬朗,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不同凡响的气质。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这家店铺的招牌,冲司机挥了挥手,自己一个人走进这家叫做“梦特芳丹”的画廊。

这是一家大概有两百平方米的画廊,装修极富品味,墙上挂着各种尺寸的油画,每张画下面都标着不菲的价格。但这个男人昂着头,对这些精美而昂贵的名画视若无睹,径直走到画廊最里面。

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报纸的画廊老板注意到了这个男人,他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扬了扬眉毛,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来者迎了过去。

“蔺氏财团的新任董事长亲自光临,真是令小店篷壁生辉啊。”老板微笑着问候客人。

年轻男人望着面前这位六十多岁的长者,礼貌地点了点头,说:“您好,我是蔺文远。”

“不知道蔺董事长光临我这个小画廊有何贵干?”

“您太客气了。”蔺文远环顾画廊四周,“您把自己这家画廊称作‘小店’,实在是对不起上海第一画廊这个名号。我想,你这家画廊在上海乃至整个中国的名气,不比蔺氏财团小吧?”

“董事长过奖了。”画廊老板谦逊地笑着说,“你来这里,是想选几副画?”

“是的。”

“你打算买几幅?”

“就一幅,放在我新家的客厅里。”

“买一幅画这种小事,何必劳驾你亲自登门呢?”老板说,“你派个人来买,或者是打个电话让我们送过去不就行了吗?”

蔺文远开口大笑:“您把我当成粗俗之人了。买画这种雅致的事情,怎么是随便找个人就能代替的?不瞒你说,我也是爱画的人,所以,当然要自己来选。”

“可是,刚才你进来的时候对我墙上这些名画都没正眼看过,像是对画没什么兴趣啊。”

“不,你误会了。”蔺文远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这家画廊的特点,最名贵的画一般都不会摆在外面。所以,我专门来请你帮我推荐一张最好的。”

“你是要最好的还是最贵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

“怎么说呢,画这东西可不像家俱,越贵就越好。有的时候,你喜欢某一幅画,并不意味着它就会很值钱;而那些昂贵的画,却又不是人人都会喜欢的。”

“但我想,那些出自世界一流画家的名画之所以价值连城,总是有它的原因,对吗?”

画廊老板眨了眨眼睛:“这么说,你是想买一幅价格昂贵的画?”

“坦白地说,就是这样。”蔺文远说,“我喜欢收藏名贵的画,也喜欢欣赏我的朋友们看到这些名画时惊叹的表情。”

“我懂了。那么,我想我这里有几张画会让你满意的。”

“是哪些画家的?”

“我想想,最贵的几张画……它们分别是毕加索、米罗、杜尚和达利的作品。”

“这些画值多少钱?”

“每一幅的价值都在两千万以上。”

“我能看看它们吗?”

“当然可以,这些画锁在我的保险柜里——你决定就要它们当中的一幅了吗?”

“这几张画就是这个画廊里最贵的了?”

“怎么,这个价格的画您还嫌便宜了?”

“我想买最贵的那一幅画。”

“嗯……最贵的一幅是凡高的作品。”老板面有难色,“可是,我却不想把它卖出去。”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这家画廊里最后一张凡高的画了,是凡高在蓝色时期的作品,算得上是我这家画廊的招牌,所以……请原谅。”

“这张画值多少钱?”

“三千五百万。”

“也不算太贵嘛。”蔺文远扬起一边眉毛说。

“是美元。”老板强调。

蔺文远轻轻地张了张嘴,随后露出笑容:“太好了,这就是我需要的画,请你把它卖给我,好吗?”

老板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好吧,蔺董事长,如果你真的这么想要这张画的话。”

“那我们去看看这幅画吧。”蔺文远有几分迫切地说,“这张画应该是整个上海价值最高的画了吧?”

但出乎他意料的,画廊老板并没有说话,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了下来。

“怎么?”蔺文远望着他,“有哪张画比这张还贵?”

“不,”画廊老板说,“在一般的画里面,这幅就是最贵的了。”

“一般的画?”蔺文远挑起一边眉问,“难道你这里还有什么特别的画吗?”

“算了,董事长,就当我没说过。”老板极力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让我们去看那张凡高的画吧。”

“等等,”蔺文远的好奇心被激了起来,“是不是还有一张稀世珍宝般的画,比这张凡高的画更贵重,所以你舍不得拿出来?”

老板沉默了片刻,说:“是的,我这里确实有一张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画,但它的价格,恐怕是连你这种身份的人也无法接受的。”

“哦?”蔺文远来了兴趣,“你倒是说说看,这张画究竟值多少钱?”

老板小心地伸出手指,比出一个数字。

“什么,你是说,需要……”

老板点点头。

大家好!看这个网站很久了,三年多了吧!今天第一次投稿!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些故事吧! 第一个灵异事件: 幼儿园我是全托,有段时间胃不好,夜里大概十二点以后经常醒来,觉得
2020年06月29日 15:15:40  凌霸天下
1『门里的世界』 每天夜里我都会把门锁死,因为我总觉得门外有另一个世界。今天晚上我坐在床上盯着房门看,心想:门外会不会是另一个世界?只是在我打开门的那一刻那个世界也
2020年06月07日 10:48:41  回忆伤人
故事发生在日本的某个偏僻小镇(脑洞确实有点大),16岁的女高中生阳菜对过往男性同学的回忆。不喜欢“故事”的朋友可以忽略此文章。 亲爱的太郎: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
2020年05月12日 02:31:48  环绕指尖
自杀而死的人,这是重罪,是最苦最苦的,每天都在重复自杀时死的痛苦,日复日,月复月,年复年,不断重复!直到他把债还清,可能会有几百年或者更久才有可能有轮回机会! 一
2020年05月05日 18:55:40  何苦、黯然
事情发生在2019年0227.没错就是今天.我像以往一样和对象聊天,可能因为在上课的原因,她没怎么回我,毕竟自从开学了经常会这样.大概十点钟左右给我发消息说她们寝室闹鬼了,我以
我的家人告诉我,我八岁之前经常梦游,我也隐隐约约鸡的一些事情,比如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一席人影飘过来抱住我用手放在我的心脏上让我感觉特别的热。。比如我家之前院子里有
1.木匠:木匠是手工业者的代表,在古代是被看做神明的.尤其鲁班,是供奉的物件,而木匠的墨盒,也就是用来画直线的墨盒,更是鬼所害怕的东西,因为墨盒集中了人类的智慧. 2.屠户:屠户因
这里想说我自己遇见的几件神奇的事,都是小时候的,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越来越模糊,甚至觉得都是假的像做梦,而且身边没人相信,我怕我总有一天自己的潜意识把这些都否认。
我们村有两百多户人家,有井,有桥,所有灵异事件大多都发生在村头那座桥。先说那口井真实见鬼事件09年的事了,村里的一个人见到的。 农村孩子嘛,一般放学回家之后都做家务
2013年冬天,我在家里看电影时,看完一部就走出去阳台一下,就立刻看见父亲转着头往上看着我家二楼,是看着我。我是一到阳台就直接看到楼下,看见父亲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
这事是我妈小时候经历的,讲给我听的。 我妈是64年生的,大概她六七岁的时候吧,有一年过年,因为当时穷啊!过年能给的压岁钱就是分分钱,硬币的那种,已经是很不错了。 我妈
记不得是初中还是高中了,反正那几年经常鬼压床,一开始还正常,到后面身体里面的一些器官就一阵一阵的抽痛,有时候是肾,有时候是胸腔里面的某个器官,持续好长时间,每一
好了,没有地震,没掉任何东西。正张嘴乐呢,“铛——铛——铛!”一声,我一激灵猛地睁开眼,寻找闹钟——正是六点五十四分!停一秒种,才响起闹铃声。 仿佛几座古老的座钟
古时候,航运是重要的出行和贸易渠道之一,毕竟水运相比货运总是少了很多绿林悍匪,安全性会高上不少,基于此,历代朝廷也都在“运河”上下了很多功夫。 今天,小编说的就是
这件事也是我们原来的一位同事给我讲述的,之前平时工作不忙的时候我们有专门在一起分享过亲身经历或听到过的灵异事件,当然这个发起人也是我。 这位同事给我讲的是发生在她
中国灵异网对服务器进行了升级,理论上新的服务器比过去访问更快更稳当,实际上还在调试过程中。 数据方面,从昨天到今天注册的用户、发表的文章、评论,文章点击次数等,部
这篇文章是关于我舅公的灵异事件。 故事一 我舅公小时候和他第二个弟弟去上学时,因为是要走路上学的,天还没亮就要去小镇上上学的了。竹林是必经之路来的,可是怪异的事情就
861是什么?大家可能会很陌生,不就是一组数字吗。 它是一个兵工厂,生产过航空炸弹弹药等等。。。还支援过抗美援朝。 想要了解一下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知道网上还有没有解说
此事,还是在上文中提到的临沂新工厂里发生的。 这件事,是上文中提及的已故工友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 我们还是先说说我的这位工友,工友 去世时年纪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本当
记得在我初中时候,我妹妹大概四五岁吧。这件事情让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当时我们在厨房炸洋芋吃,对于二胎的她我打心底怎么都不喜欢她。当时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等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2003年,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遇到的真实经历,他们家在河南。当时国庆假期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野外的景点郊游,就在八里沟附近那个地方那时候人还挺多的,当时他们
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当时是九月份。我与妻子刚结婚三天,我们这边结婚三天要带老婆回娘家。中午与老婆在岳父家吃完饭往家回。当时北方正是初秋天气很好。我骑一辆黑色踏板
前几年的事了,我们这开了家糕饼店,加盟店那种,忘记名字了,一间店面3层老楼房,上楼的楼梯是木头的那种,旁边的房子都差不多就这一间诡异…… 第一点,糕饼店里明天晚上都
惊魂动魄,魄散魂飞,飞殃走祸,祸不单行,行坐不安,安魂定魄,魄消魂散,散言碎语,语四言三。三更半夜,夜深人静,静观默察,察见渊鱼,鱼笺雁书,书符咒水,水底纳瓜,
那天岳阳是个阴天。我白天开车陪朋友去乡下很偏僻的地方走亲戚,去的时候一行三个人在山中跑错了路,我开车,两个兄弟坐车。 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连绵起伏云雾缭绕的大
不知道算不算是灵异的事件,但是的确是是一件痛心的事,事情在2015,五月份时候,我喜欢独钓鱼,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我住西边,他家住东头,在别的村开
小的时候,跟着姨父姨妈睡,有天晚上突然间醒了,还很有精神的那种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然后突然看到我右手床沿边(我是被夹在姨父姨妈中间睡的)有一个人的手拿着一根很细多为绳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另一个自我?我多次这样问自己。之所以有此疑问,还要从自己的一个经历说起。 那年秋天,正是稻收时节。12岁的我晚上放学后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已锁上。显
博评网